(以下文章来源于国际理解教育博览 ,作者洋可夫斯基)

依然严峻的疫情形势将原本可以精彩十足的面对面交锋,弱化为相隔手机屏幕的对话,但在侃侃而谈的平和中,居然也发掘出豪横的人生传奇,并获得与这个世界友好相处的全新法则:承认世界的不美好,并试着怀揣尊严与这个世界合理共情。

供职于某国际组织的方挺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当你看到他的照片时就会被那张略带异域特征的面孔所吸引,像极了古代驰骋沙漠,为创造帝国荣耀而战的骑士。可当他用最为平和的语气叙述过往时,你又很难和照片上的形象划等号。


◆方挺

 

“魔鬼”握手

方挺的本科专业是工程,如果他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也许会成为一个非常专业的工程技术人员,甚至在“鲁班奖”的名单上也会出现他的名字,但是手握人生方向盘的他并没有选择笔直的、前途可见的“高速公路”,而是果断转弯,向着一条全新的未知岔道摸索前行。

尽管选择了未知的历险,但他对自己的定位清晰而理性,国际问题研究成为主要方向,深知自己缺乏经济学和社会学背景的他毅然选择了留学。

在“和平之都”日内瓦从事冲突与发展方向的研究这件事本身就已经个性十足,但方挺自己知道这并不矛盾,因为无论在哪个历史阶段,发展过程中总是伴随着冲突的发生,而冲突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也会孕育着新的发展良机,二者的共生关系也许正是其魅力所在。

由于身处日内瓦,方挺得以第一时间了解到不少国际和平协定签署的资讯,这也激发了他对战乱国家冲突的根源产生了兴趣,带着“如何在冲突的环境保有和平成果”的思考,他开始了追寻。

◆WTO日内瓦总部,方挺(右一)与青年同事合影

偶然之间,他看到了一本名为《与魔鬼握手》的书,书的作者是一位来自加拿大联合国驻卢旺达维和部队的指挥官,他在书中描述了其在任期间目睹卢旺达大屠杀的全过程,以及保护了几千名卢旺达难民幸免于难的经历。众所周知,发生在1994年的胡图族对图西族的种族灭绝大屠杀,造成了80—100万人死亡,这场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震惊了全世界,米高梅公司还在大屠杀十年之后的2004年以此为背景拍摄了电影《卢旺达大饭店》。

◆方挺在非洲参加小组讨论工作,背后是村庄住户地图

正是这个能够引起全世界共鸣的历史事件,也给了方挺极大的震撼,书中栩栩如生的细节描写在脑海中久久不肯消散,在敬佩作者本人敢于直面心理创伤的勇气的同时,也坚定了他选择发展与冲突方向的决心。

 

“上帝视角”审视价值观

2014年的金秋九月,对于身处阿拉伯半岛西南端的也门来说正值热季,同时也是雨季的尾声,炎热潮湿的环境让人们感到些许的不安和躁动,而就在这个月,也门内战爆发,首都萨那被胡塞武装组织控制。2015年初虽然战况缓和,但是也门国内局势依然凶险,也就是在这一年,方挺成为这个危险国度的访客。这很容易让人想起《阿拉伯的劳伦斯》,只不过劳伦斯出使阿拉伯时怀揣的是国家赋予的政治使命,而方挺的这次旅行主题可以称为文化理解之旅。

游历的想法更多的来源于理想主义和现实的碰撞,研究生毕业后,方挺满怀希望地在日内瓦寻找与自己研究方向相关的机构工作,但只有学历和专业背景的他看到了现实的骨感。

通过与导师沟通,他了解到相关实践和经历的短板是他被机构拒绝的主要因素,于是他选择了中东地区作为游历目的地。他认为只要证明自己能够在中东地区这种公认冲突最多的地方生存下来,那么世界其他地区似乎就不在话下。经过权衡,他最终选择了也门,虽然当时也门内战烽火已经逐渐平息,但这对长期生活在和平阳光下的方挺挑战也是极大的。

由于之前做了功课,所以当他踏上这片刚刚经历过战火蹂躏的国家的时候,丝毫没有感到些许惊讶。出于安全考虑,也门规定游客在旅游之前需要向旅游警察申请通关证书,原本以为繁琐无比的程序却因为他的中国国籍而变得轻松顺畅。

◆方挺在也门受邀观赏世界文化遗产伊玛目石头宫

与在国内游山玩水的惬意不同,方挺的也门之旅充满了思考。在游历过程中让他印象最深的不是阿拉伯半岛的风光,而是当地的居民。

在一次旅行过程中他迷路了,恰好碰到当地的村民,他本以为这些部落村民会对他采取敌对行动,本想准备自卫,却迎来了善意的微笑,他们不仅邀请他到自己家作客,而且还主动充当向导帮他安顿了住宿,这让方挺倍感意外,部落古朴的民风和价值观让他震撼,也推翻了之前对于这个陌生神秘国度的胡乱猜想。


◆路遇热情好客的也门村民

他将这些村民的举动归结为他们对阿拉伯半岛遗留下来的沙漠部落文化的认同,而这种对朴素价值观和传统美德的认同感和延续性,恰恰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稀缺品。

◆与也门小朋友合影

方挺把也门的游历看作是人类学的观察,虽然听起来很深奥,但他其实想表达的就是抛开固定思维的窠臼,抛开传统的价值偏见,以相对中立和客观的角度看待某种文化及其蕴含的价值观,这种“上帝视角”会让我们更加公正、理性和清醒。

 

同理心造就理解力

我们很欣慰能与方挺找到国际理解教育的契合点,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有效契合,才让我们共同找到了对国际理解教育理念的认同。他对国际理解教育的认知程度大大超过我们的预期,这也是对话过程中收获的惊喜。

他将国际理解力归结为共情力,认为这种共情力不仅仅是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这么简单,而是寻找人格当中的平衡点。

◆与现国际组织同事合影

他强调“同理心是理解力的基础”,这也恰恰是我们最为欣赏的观点之一。

他提到如今的教育方式侧重培养“强者”,但如果欠缺感同身受的能力,那这些豪言壮语可能永远都不会被听着接受。关心理解应该是一个能够去感同身受的能力,一个共情的能力。即使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讲,它也是有价值的。

 

方挺:

1、关于国际组织:

我们所说的国际组织,简单来说就如同如今的公司机构一样,是分为很多领域和专业的。但国际组织不是为小范围、小群体服务工作,而是处理这些领域内国际性的、公共性的事务。国际组织又分为很多层级,举个例子,既可以是在WTO的日内瓦总部,也可以是在非洲某个偏远农村的国际救助组织。

2、 想要进入国际组织前需要考虑以下几件事:

第一,想清楚自己想要在哪个领域发挥作用,自己感兴趣的是什么?

第二,最好能先去实地看一下,想象和现实是否一致?

第三,如何规划自己的职业路径,是想留在基层,在基层成为一个领导者;还是想要从顶层设计的角度做一些贡献?

第四,学历同样重要,至少硕士毕业。

第五,注意培养个人的领导力和影响力。

 

为大家推荐几本值得一看的书:

《非洲国》

《与魔鬼握手》

《罗伯特议事法则》

《人类简史》

 

最后方挺想问下一位受访者一个问题:南非领袖曼德拉曾经说过 “If you talk to a man in a language heunderstands, that goes to his head. If you talk to him in his own language,that goes to his heart.” 对此你怎么看?也欢迎所有读者在留言区发表你们的看法,共同探讨~

 

国际理解教育项目是由北京王府公益基金会于2017年12月推出的国内首个以国际理解教育为主旨的公益项目。该项目汇聚来自外交、教育、公益、智库等领域的公益组织、政府部门、社会团体,以培养中国未来30年的国际人才为目标,旨在围绕经合组织的全球胜任力标准和教育部提出的中国学生核心发展素养,以国际理解教育为培养模式,探索并培养出一批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能够参与国际事务和国际竞争的应用型、复合型人才。

众眼看世界”系列人物访谈通过各领域人物的视角诠释国际理解教育理念和实践探索,旨在普及理解国际理解教育理念、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并希望可以助力国家探索教育改革与创新,培育高素质精英人才。栏目根据受访人群不同涉及:学生成长、外交官洞察、外国人在中国、行业领英、教育大咖谈等。

开始输入并按回车搜索